网站地图|RSS订阅全国服务热线:0579-87681281
详细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信息>详细内容

不锈钢装饰球行业的弄潮儿

来源:http://www.wyjinyida.com/发表时间:2017-06-13

不锈钢是指空气中或化学腐蚀介质中能够抵抗腐蚀的一种高合金钢,表面美观和耐腐蚀性能好,广泛应用于护栏围栏、门窗扶手、轻钢结构、货架货柜、产品展台、推车旗杆、广告灯箱等。不锈钢装饰是建筑业里一个配套加工产业,蓬勃发展的建筑装饰装修市场对不锈钢销售、加工及工程连成一条链的需求甚殷。

西安鑫码不锈钢装饰球工程公司创立于2002年9月20日,是一家从事不锈钢装饰球及设计、制作、安装于一体的专业化公司。七年来,在总经理马红刚的带领下,这家不锈钢装饰公司从零起步,逐渐发展、壮大成为西安地区圈中成绩可赞的民营装饰企业。谈起多年来不平凡的发展历程,马红刚还历历在目。
摸透不锈钢装饰工程行业经营门道

马红刚真正接手不锈钢业务,是1999年在西安多国装饰公司太华路装饰材料供应部。当时,他做业务主任。

2001年初,马红刚转入福建金源达不锈钢装饰公司,全面负责装饰工程与建材销售,月薪1850元,不包括年底奖金。

马红刚,此时已经不再单单追求经济待遇的满足了。他把职场经验的积累,包括销售技巧、管理能力的学习和实践,视作自己的当务之急。他使我想起了当代诗人柯岩的诗篇《种子的梦》,他象诗中顽强、坚韧的种子那样,不断汲取营养,长期积攒力量,梦想在春暖花开的季节破土萌芽,能够在中国的土地上,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我的地盘我做主!”马红刚非常渴望能在自己的“地盘”内,酣畅淋漓地挥洒青春和智慧,如同曾经工作过的西安新城机电供应站、西安多国装饰公司和现在的福建金源达不锈钢装饰球公司一样,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为更多象马红刚一样的人们搭建更为广阔的实现梦想的舞台。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马红刚坚持先做哑巴,后做喇叭;宁可多学仨月,也不早做三天。他深知,不管西安不锈钢装饰市场上竞争态势如何,专业能力永远是服务客户、占领市场的真功夫;销售水平依然是维系客户、拓展市场的生命线。经过不懈地理论学习与实践操作,经过持续地请教师傅和自我觉悟,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马红刚,在2001年底,终于以优异的成绩,一举拿下了助理工程师职称。一马当先,不值得夸口;万马奔腾,是最终目的。

福建金源达不锈钢装饰公司的老板王占清,是一位优秀的“伯乐”,他不仅擅长相马,而且还善于训马;他虚怀若谷,心胸开阔,在该放手的时候,他情愿放手,任马儿在草原上任意驰骋。

在加工厂干了不到三年的时间,马红刚算是学会了不锈钢加工的一些技术,摸透了这个行业经营的一些门道,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他为自己攒下了一些积蓄。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当时正值市场需求兴盛,马红刚用上三年来的各种积累,为自己张罗了一个不锈钢板材销售的小门面,位置就处在当时不锈钢经营最红火的太华北路372号。

马红刚,这个甘肃农村走出来的苦孩子,放弃了闽商王占清送股份、长工资的优厚条件,毅然决然地告别了他八年的打工生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创业之路。

2002年9月20日,在马红刚的亲人、老乡、同事以及过去的领导期待的目光中,西安鑫码不锈钢装饰工程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在马红刚的精心经营下,西安鑫码不锈钢装饰工程公司一点一点的像滚雪球一样裹大。

马红刚和他的鑫玛团队为自己提出的技术目标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精;挑战自我,超越极致。为达此目标,马红刚亲力亲为,组织技术大比武,重奖技术能手,定期考核技术人员,举办技术交流会,使鑫玛团队的技术实力始终高于甲方单位的实际要求,引领西安不锈钢装饰行业始终朝着更高的层次迈进。

征途漫漫,马不停蹄。马红刚放开手脚大干不锈钢加工和工程业务,公司的加工、装饰工程业务一单接着一单。

做一处工程,建一处精品。大唐芙蓉园御宴宫不锈钢装饰项目、咸阳国际机场点亮工程、西洽会展会现场展台……近几年来,马红刚及其鑫玛团队的足迹,遍及了一大批在省内外有影响力的、品位及规格极高的休闲场所、国际窗口单位、省级要害部门。在实现了理想的经济效益的同时,鑫玛公司也为美化城市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陕西省第一个综合竞争力进入全国百强的神木县的第一标高创业大厦顶部的钢结构玻璃幕墙圆型建筑,就是出自鑫玛人之手。这座建筑已经成为神木县的地标性建筑,成为神木老百姓和外地游客万众仰视的一大景点。提及此事,马红刚是一脸的自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很珍惜建材销售的工作机会

马红刚进军不锈钢装饰工程领域顺风顺水,确切说是得到了贵人相助。这,还得从他当保安说起。

1997年底,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当保安时认识的李文清带着马红刚,一起到太华路亲戚家办事。所说的“亲戚”,就是李文清的妻哥蓝志安。蓝当时掌管着“西安新城机电供应站”以及旗下4家分店,全权代理台湾、江苏等地的PVC管材,生意十分火爆,在圈子内有着响当当的名气。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装饰材料市场,正处在快速上升阶段,蓝正为招兵买马的事儿忙得焦头烂额,恰巧妹夫带着马红刚过来找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慧眼识珠的蓝和马红刚一见如故,一拍即合。一来蓝已经相中了这匹“好马”,二来妹妹和妹夫也相当认可马红刚的人品,所以,蓝当下就决定:第二天马红刚回碑林区政府机关保卫科辞职,随后就过来报到,按业务员待遇,底薪350元,不包括提成。

这是马红刚第一次接触建材销售,他很珍惜自己的工作机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市场当中。这时候的他,更像一尾鱼,时刻保持运动状态,时刻保持着警惕,在运动中捕捉稍纵即逝的战机。自己掏30元钱租下的一间民房,其实就是楼梯间,一个月顶多住三五个晚上。后来干脆把楼梯间也给退了,跑得人困马乏的时候,就和衣躺在店里的沙发上迷瞪一会儿。

皇天不负有心人。做业务员进入第三个月,马红刚旋即坐上了业务经理的交椅,月薪1500元。要知道,这在当时,要比他们甘肃家乡的公办教师工资都要高上许多。他老家灵台县独店镇的乡亲们议论纷纷:老马家的老大儿子马红刚出息了,我看比某某家考上学的娃儿都厉害。

学点手艺,长点本事

现在回头看:十七岁那年马红刚告别家乡,孤身一人到西安打工,这一段做工经历为他后来创业找到了开拓事业的大门。

马红刚到西安来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东关的一处工地上做小工。对于身高和体重明显不占优势的他来说,挖灰土井,他力气不够;筛白灰,他个头太低。有幸的是,带班的民工是个厚道的甘肃老乡,安排他做些操水平仪、放线等跑跑颠颠的活儿。因为干不了耗费体力的负重工作,他的薪水比一般小工还低,吃饱饭都成了问题,更谈不上往家里寄钱了。

三个月后,听从带班老乡的建议,马红刚离开了建筑工地,到四周转悠了一大圈儿,想尝试着找一份新的工作。第二天下午,在位于长乐坊内的八仙庵,他终于觅到了一份做保安的差使。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貌不起眼的甘肃小伙子上班第一天就“出名”了。

马红刚所做的保安工作,主要任务就是维持八仙庵大门外的市场秩序。所谓的市场,是一条狭窄的街道,小商小贩们在这里卖些文物制品、室内摆件等杂货。马红刚至今还记得上班前领导交待的第一件事:自行车不得进入市场。可是他不知道,这个规定,从来就有,但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执行过。如同现在机关事业单位的好多东西,只是挂在墙上、写在纸上,许多人每天都在违反,并且是明知故犯,但从来就没有人制止过。质朴、实在的马红刚,实在到了“死心眼儿”的份上,一天下来,“张总说了,自行车不让进!”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被他反反复复地重说了N遍。不管面对谩骂,还是威胁,他依旧面无表情地重复着“头儿”的“金口玉言”。

街口保管自行车的老王夫妇,第一次实现了收费“新高”;糖烟酒店的女店主,由于门前没有了自行车乱放的拥堵,这一天进帐也增加了不少;保安队长因为受到了“张总”久违的表扬,对新来的马红刚明显“示好”,“队长”一下子就变成了“刘哥”。接下来,马红刚原封不动地把保管站老王夫妇送来的“红豆”烟给还了回去,又婉言谢绝了糖烟酒店蓝大姐的“雪碧”饮料,只接收了“刘哥”这个朋友和“张总”晚饭后讲评会上的表扬。

听领导的话,按规定办事儿,这在马红刚的思想意识中,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次的坚持原则,使马红刚第一次体验到了被尊重和需要的感觉,并且真切地感受到了自身存在的价值。

更为重要的是,他第一天上班就结识的蓝大姐,成了他日后走上创业之路的介绍人。蓝大姐是个军嫂,丈夫李文清在武警西安某部服役。经蓝大姐介绍,李文清很快就把这个“人勤快、有礼貌、嘴巴特别甜”的小兄弟处成了朋友。

马红刚当保安每月工资180元整,月底寄回家150元,剩余的30元,就作为自己下个月的生活费。当时烧饼0.15元1个,凉皮0.70元1份,油泼面0.80元1碗……

讲到第二年协助“张总”管理保安食堂这段历史,当问及有没有“灰色收入”时,马红刚哈哈大笑:“那时候还真没有听说过‘回扣’这个词。卖菜的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出身,连压低菜价咱都不忍心。再说了,每个月还有40元钱补助,我早已经心满意足了!”

在八仙庵市场干满两年后,马红刚应聘到碑林区政府机关保卫科,任保卫干事,工资涨到240元/月。按部就班的工作做得久了,不甘于现状的马红刚,内心深处总渴望着能找到一份更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以便更好地摔打和磨练自己。
什么叫做出路,就是走出去才会有路

十五年后的马红刚,个头中等,胖瘦适中,面孔白皙,左侧偏分的发型,两道浓黑的剑眉下,一双有神且透着精明的眼睛,讲话语调不高不低,语速不快不慢。

马红刚今年32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更小些。我想起了一首歌,名字叫做《革命人永远是年轻》,马红刚的面相算是“创业人永远是年轻”吧。如果他不开口说话,一个陌生人单从外表来判断,或许会把他当成是吃大米长大的南方知识分子。

总之,但从相貌看,如今马红刚与“甘肃农家出身”、“初中缀学打工”、“创业历尽艰难”之类的形容词似乎都不相符。
或许,这正是马红刚的过人之处。

马红刚至今清清楚楚记得他十七岁那年孤身一人背着行囊离家外出打工的情景:时间追塑到1994年,马红刚和许多满怀激情的年青人一样,带着创业至富的梦想来到了西安这一个人潮更跌、瞬息万变的大都市。

当年8月,陇东黄土高原南部的田野上,匆匆地走着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他略嫌单薄的脊背上,扛着一个蓝色带碎花的包袱。包袱的最里层,卷着爹妈给他的家中仅有的三十块钱。

这个少年就是马红刚。初中毕业后,因家里实在筹不到上高中的学费,他只好缀学务农。一年过去了,看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看看要吃饭和上学的弟弟妹妹,再看看多旱少雨的庄稼收成,虽说年少但已略略更事的马红刚认识到,仅靠努力和吃苦精神,是根本无法改变眼前这种局面的。

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这一年,年仅40岁的父亲患上了白内障。家中唯一的顶梁柱,被困顿在屋里。庄稼收成不好,外出打工的经济来源也断了,一家五口人等着吃饭;再加上一个病人需要治疗,又多出来一笔开支。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对马红刚一家来说,应该有的,没来;不该有的,却摊上了。父亲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了,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火。母亲有时一个人悄悄地抹眼泪,人也一天天地消瘦了。

作为家中的长子,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束手无策的马红刚,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失眠。

痛定思痛之后,马红刚和母亲商定,向亲戚和邻居借钱,也要为父亲治病。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甘肃农村,在同样被贫穷困扰的亲戚和村民中借钱,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千辛万苦的借钱经历,使马红刚提前知道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从心智上讲他一下子好象长大了许多。

变卖了母亲娘家陪送的惟一一件值钱的衣柜,挖掉了屋后几棵尚不成材的树,加上借来的2200元钱,终于为父亲医好了眼疾。父亲和村里壮汉一起,又回到了县城附近修路的工地上,做起他的土方活儿。从表面上看,家庭好象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平静;可在马红刚的内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听村里老辈人说,“人挪活,树挪死。”他们说得很有道理,但他们一生都没有走出去的勇气,自然也不知道外边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一个从西安打工回来的堂哥对他说,“什么叫做出路,就是走出去才会有路”!堂哥的话,点燃了马红刚内心的激情。是啊,再也不能象父辈们一样,终生劳碌在土地上,却一直走不出贫困的阴影。

就在1994年8月底,就在村子里的同龄人为开学上高二做准备的时候,十七岁的马红刚迫于生计,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故乡——灵台县独店镇,踏上南下西安前途未卜的摸索之路。

  

下一条:不锈钢球304不锈钢空心球详细说明

相关新闻

相关产品

圆形不锈钢肥皂

鱼形不锈钢肥皂

心形不锈钢肥皂

小号椭圆不锈钢肥皂

梭尖形不锈钢肥皂